請先登錄

確定取消

資訊中心 news center

專題報道
當前位置: 資訊中心 > 專題報道 > 聚焦報道

聚焦鞋業新三板

發布時間:2019-06-24 作者:曹慧 浏覽量:2264次

由于主板上市的高門檻和漫長的審核等待周期,使得許多想要進軍資本市場擴容的企業被攔在門外,近幾年興起的新三板則成爲了這些企業完善公司資本構成的最佳選擇。從2013年底開始,便有無數制鞋企業通過新三板上市,達到融資和擴張的目的,而排隊等候的企業更多。對于制鞋企業而言,新三板進入門檻更低,融資方式更靈活,也更容易受到企業的追捧和青睐。


新三板的優勢

在新三板之前,中國的民營企業主要分爲兩種,上市企業和非上市企業。上市企業的融資便利性,公司的股權激勵和並購,人才的認同程度在同等經營情況下都遠遠高于非上市企業。而新三板的出現提供了一種多樣化、多層次的資本市場路徑,企業可以通過新三板這個大的市場一步步向上升級,從協議轉讓到做市轉讓,再到未來的競價交易。


新三板市場准入門檻低,具有更強的包容性,對于不能在目前的科創板、創業板上市的創新型企業、中小微企業而言,新三板是其參與資本市場的主要陣地。同時新三板産生了一個良性的優勝劣汰的機制,對于促進整個商業系統的繁榮具有重要的意義。

 

新三板2.jpg


業內人士將新三板的價值歸爲以下幾方面:


(1)將公司的股權標准化。新三板改制過程實際上將公司變爲一家達到資本市場最基本要求的企業,因此相比非挂板公司,如果有上市公司來收購,新三板公司的財務數據是真實的,基礎工作也基本做好,相比之下信息不對稱的風險小得多。


(2)能有一定的融資能力。雖然融資能力還是取決于企業自身的經營狀況,但新三板對于融資的額度和成本無疑是有幫助的,如果企業本身情況較好,可以通過定向增發的方式發行股票籌集資金,部分概念較爲先進,經營狀況良好的企業受到的追捧程度不亞于主板和創業板市場。


(3)提供價格發現。對于那些已經基本達到創業板的法定條件,甚至更高的企業,三板提供的估值溢價很有參考性。三板公司被並購的對價是明顯高于同行業非挂板公司的,流動性以及公司的整體收購對價也提高了,對于一些小而精又想賣身的企業,三板毫無疑問是有價值的。


(4) 提升知名度和投資者能見度。當一家企業登陸三板時,它獲得的是券商、會計師、律師和股轉公司的隱藏信譽保證,投資者在尋找方面也會更爲便利,目前已經有不少券商的資管子公司或者基金開始募集新三板投資基金,針對三板企業進行精選投資。


(5) 作爲IPO的檢驗可以通過新三板的全過程檢驗公司團隊,檢驗中介機構服務水平,看看市場對公司的認知程度。畢竟新三板挂牌的企業相對非挂牌企業來說,在審核的力度上肯定會有所不同。


新三板3.jpg


制鞋行業挂牌新三板情況


隨著新三板業務的加速推進,市場容量不斷擴大,越來越多的鞋企開始選擇新三板作爲對接資本市場的快速途徑,尤其是近幾年以來,資本市場愈加活躍,鞋服企業登陸新三板的熱情也隨之與日俱增。幾乎隔三岔五就會爆出相關新聞,粗略統計,截止2018年底,在新三板挂牌的整個鞋服企業接近40家,企業主營業務涵蓋智能制造、品牌服飾設計銷售、OEM/ODM代工貿易、供應鏈管理服務等産業鏈上下遊,可謂是“百花齊放”。究竟哪些企業上了新三板呢?我們不妨對部分有代表性的企業進行一次梳理。


2016年8月9日,廣州潤凱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證券簡稱:潤凱實業,股票代碼838435,總股本爲1000.00萬股。潤凱實業主要從事晚宴高跟鞋、婚禮高跟鞋、日裝高跟鞋及與其配套女包的設計、工藝研發、銷售、定制服務。潤凱實業運營的有兩個自有品牌“Glamour Bella”和“Oubosha”。“Glamour Bella”作爲公司主打品牌定位高端,通過上流圈層活動向社會精英女性、明星、名媛等目標消費群體推銷。這個系列的産品風格多變,適用于晚宴、婚宴等多種場合,還配有風格一致的手包、腰帶。另外一個品牌“Oubosha”主打中端市場,價格比較親民,另外公司的設計收入也在快速增加。


2016年9月19日,福建一品嘉雲創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公開轉讓,證券簡稱一品嘉,證券代碼839154,轉讓方式爲協議轉讓,總股本爲1000萬股。以供應鏈整合服務爲核心的一品嘉成功登陸新三板,成爲國內鞋服産業供應鏈第一股。一品嘉成立于2013年9月27日,其合作客戶有九牧王、喬丹、德爾惠等品牌,公司立足于中國最大的鞋服産業集群基地泉州,面向鞋服企業提供大客戶采購平台和撮合交易平台,及供應鏈解決方案咨詢服務。在針對一二線鞋服企業提供定制化服務,進行信息化建設和流程梳理,優化供應鏈管理的同時,針對中小鞋服企業,一品嘉則推出了SAAS(軟件運營)服務,根據中小企業供應鏈關鍵節點,提供標准模塊服務,幫助中小企業實現信息化改造,梳理供應鏈環節。


2016年11月28日,福建訊網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訊網網絡,證券代碼:839825舉行新三板挂牌敲鍾儀式。公司采用自主研發和運營“B2B平台+互聯網應用服務+移動端工具”,爲客戶提供互聯網綜合服務的商業模式。公司爲行業客戶提供一站式的互聯網服務,平台采取基礎服務免費,增值服務收費和項目結算制的盈利模式。訊網網絡成立于2002年,經過10多年的發展,已積累了平台、技術、用戶、內容等互聯網+鞋業的四大資源,是國內領先的鞋産業互聯網企業。公司構建的鞋服産業電商生態圈,對今後的鞋行業發展價值巨大、至關重要。十多年來,訊網網絡成功打造了“環球鞋網”、“美料APP”、“中國網訊”等品牌平台,彙聚了“鞋信通”、“鞋商寶”、“鞋業頭條”、《環球鞋訊》、鞋業直播等品牌産品,創辦了“中國鞋業盛典”品牌活動,積累了超20萬注冊會員、超10萬經銷商、超30萬産品等基礎資源,服務超500萬從業者,是國內領先的鞋行業全鏈條B2B電子商務平台運營商,並成爲國內鞋産業互聯網第一股。


訊網網絡.jpg

訊網網絡


2017年4月18日,泉州市裝備制造業協會副會長單位——黑金剛(福建)自動化科技股份公司在新三板進行了挂牌敲鍾儀式,證券簡稱黑金剛,證券代碼871134,意欲打造新三板鞋業智能制造第一股。黑金剛位于泉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是一家集軟件研發、設備制造、産品銷售爲一體的鞋業智能制造整體解決方案運營商,已形成以“智能裝備、智能機器人”爲核心的兩大板塊。公司目前擁有百余項專利,先後被評定爲“福建省高新技術企業”、“福建省科技型企業”、“福建省創新型試點企業”等榮譽稱號。未來3~10年期間,黑金剛將逐步改變傳統鞋業制造模式,讓傳統鞋業制造向智能化、自動化、平台化轉變;黑金剛智能制造生産線能夠順應受衆消費需求的變化,使鞋業智能制造充分滿足消費者個性化的需求,讓制鞋行業由傳統勞動密集型向小量多樣轉變成爲可能,真正實現制鞋行業定制化服務。


2017年8月17日,廣州欣迪時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新三板挂牌公開轉讓,證券簡稱爲欣迪時尚,證券代碼872119,總股本爲4000.00萬股,主辦券商爲開源證券。廣州欣迪時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設計、開發、生産、銷售于一體的鞋業集團公司,成立于2009年,原名廣州市微歐姬鞋業有限公司,2017年1月25日整體變更爲廣州欣迪時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欣迪時尚擁有三大鞋業生産基地,擁有世界先進的制造工藝和生産流水線,是BATA、BESTSELLER、STEVE MADDEN、MODA4、ZARA、E.LAND等國際知名品牌的供應商。欣迪時尚在意大利及廣州設立有自己的設計研發中心,且公司重金組建了一支國際級設計師團隊,每年投入的研發費用約占公司總費用的60%,確保每季能研發3000多款時尚精美新鞋樣。欣迪時尚旗下還擁有SINDY.J、VOG FASHION兩大自由品牌。目前SINDY.J概念店已入駐湖北荊門、湛江、佛山等多地萬達廣場。


此外,從事皮鞋柔性訂制業務的中冠智能、時尚女鞋品牌貴之步,從事潮鞋設計生産加工的古琳達姬,從事鞋底原液的制造與銷售的鑫華潤等一些業內企業也都是新三板上市成員,登陸新三板普遍被認爲是公司發展曆史中具有裏程碑意義的大事,意味著這些公司正式敲開資本的大門,而資本化也將有助于這些公司更規範地運作,擁有更高效的機制。



鞋業新三板面面觀


衆所周知,在很長一段時間,信用等級低、信用風險大一直都被看作制鞋企業走向資本市場的短板,這個短板阻塞了這些企業的融資渠道。新三板的出現,給衆多處于成長期的中小企業開辟了一條綠色通道。隨著新三板業務的加速推進,市場容量不斷擴大,越來越多的公司籌謀在新三板挂牌,可以說新三板是中小企業的“成長搖籃”。截止記者發稿時爲止,全國的新三板總挂牌數已經接近11000家,申報及待挂牌企業還有數百家,其中依舊包括不少鞋服企業。


一品嘉.jpg

一品嘉


新三板對于不少制鞋企業而言誘惑多多。畢竟當一家企業登陸新三板後,它獲取了包括券商、會計師、律師和股轉公司等的隱藏信譽保證,由于公司的信息已在一個全國性平台上公開展示,如果企業經營良好,無疑對其尋找投資者是有力的。而且企業的信息在公開平台上曝光,意味著已經接受公衆的監督了,這時投資人還會輕易懷疑你嗎?至少信任度要比非公衆公司高多了。


但是我們也要看到隨著整體資本環境的變化,尤其是在“存量市場”已經形成的情況下,企業上市新三板後的創業成本、生存成本都變得更高。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挂牌新三板成爲了一股新浪潮。進入2016年後,上市新三板企業的數量更是呈現井噴式的增長。但是從2017年開始,新三板漸漸不再是制造企業的“香饽饽”,更有一些登陸了新三板的制鞋公司選擇了摘牌,這個現象在進入2018年後更加明顯。


一位券商人士認爲,挂牌新三板有一些隱性成本,變爲公衆公司後,需要公開財務報表和經營情況,競爭對手、客戶和供應商都會看到;企業作出決策時,不再是一言堂,而必須按照股東大會、董事會決策程序進行;企業還必須規範交稅,以前可能的漏稅情況要按規定補繳,企業要認真考慮能否承擔這些合規性成本。


說到這裏這不得不談到這樣一個問題,作爲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蘊含著潛力和活力的新三板爲鞋業公司的資本運作提供了一個備選的平台,但也對資本運作的可能實施路徑造成影響。畢竟,較之主板市場,挂牌新三板的制鞋企業規模都不夠大,且處于成長發展階段,如果盲目多元化經營,業務範圍過于散亂,缺乏主營核心業務,那麽,既不利于有效控制風險,也可能使其持續成長性大打折扣。新三板不是跳板,不是賭場,更不是造富場,看似蓬勃發展的局面下其實良莠不齊,也深藏著無數的風險與未知。對于制鞋企業而言,核心問題依然是如何提升自身價值,如何解決持續盈利的能力。 


所以在大家都蜂擁上市時,企業其實還是需要冷靜思考。上市可以爲企業提供一個股份流動、企業融資的平台,也可以樹立企業品牌,增強自身影響力,同時,上市也能更好的規範企業經營管理,從長遠來看,可以增強企業發展後勁,提高企業自身抗風險能力。但上市,也是機遇和風險並存的事,相比主板上市,新三板上市的企業本就在各方面“門檻”較低,企業自身資金實力、內部運作管理實力、對外公關實力等等能否經得住上市後的市場檢驗與沖擊?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最新消息,3月2日證監會及其上交所層面,設立科創板並試點注冊制主要制度規則正式發布,共2+6個相關政策,對科創企業注冊要求和程序、減持制度、信息披露、上市條件、審核標准、詢價方式、股份減持制度、持續督導等方面進行了規定。在科創板“2+6”項政策落地後,新三板公司紮堆謀求科創板上市成爲一大“景觀”。不完全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有十余家新三板企業公開發布公告表明擬向科創板發起沖擊。


新三板.jpg


全國股轉公司新聞發言人答記者問時表示,挂牌公司在籌備或申報科創板上市期間,無需在新三板摘牌;證監會核准後,全國股轉公司將根據挂牌公司申請及時終止其股票挂牌。設立科創板並試點注冊制是黨中央國務院支持科技創新、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推進資本市場市場化改革的重要戰略部署,是資本市場重大制度創新,是新時代資本市場深化改革的頭等大事,新三板有責任爲這項改革取得成功做出應有的努力和貢獻。新三板與滬深交易所都是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與科創板之間既有共性特征,又有不同的市場生態、運行機制和服務對象,我們既尊重企業對于挂牌上市場所的自主選擇,同時也將推進深化新三板改革,與包括科創板在內的多層次資本市場各板塊多元互補、錯位發展,合力服務于我國實體經濟的高質量發展。新三板挂牌公司選擇到包括科創板在內的其他市場板塊上市,既是企業基于自身發展需求所做的正常選擇,也是多層次資本市場有機聯系的重要體現。新三板挂牌公司與其他未挂牌的公司相比,在公司治理、信息披露等方面更加規範、更具優勢。前期已有挂牌公司申報在主板、中小板或創業板IPO上市,其中部分公司已通過發審委審查。對于挂牌公司申報IPO,涉及在新三板的信息披露、停複牌、終止挂牌等事項的辦理,目前已有成熟的制度安排,對申報科創板上市的挂牌公司同樣適用,可正常辦理。



鞋業新三板處罰實例


隨著市場的日趨規範與發展,新三板也在進行瘦身,不僅過會率相對嚴格,逐步降低,摘牌以及市場處罰情況也相當普遍,盈利能力、規範運營、財務報表、關聯交易、信息披露以及募投項目合理性是相對關注的重點。記者了解到,目前已經有兩家新三板上市鞋企被處罰。


新三板上市鞋企亨達股份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2018年12月14日,青島證監局對亨達股份下發《行政處罰決定書》及《市場禁入決定書》。因爲業績造假以及信息披露違規等因素,董監高被罰款,實際控制人單存禮還被處以10年市場禁入的處罰!

亨達股份.jpg

亨達股份


證監局的處罰決定顯示,亨達股份主要涉嫌虛假陳述等信披違規事項。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期間,亨達股份虛增營收3億元,占總營收的23.81%。不僅虛增營收,亨達股份還通過各種手法,虛增巨額資産!亨達股份2016年中報顯示,公司淨資産高達9億元,每股淨資産8.36元。而當時公司的股價在4元左右,市淨率爲0.48倍。之後股價一路下行,宣布摘牌前,股價最低爲2.26元/股,市淨率只有0.27倍。況且公司的淨資産中,近5億元是現金,買到就是賺到啊。這妥妥的“大煙蒂”,自然湧現了不少投資者想“嘬”上一口。頂著新三板第一只破淨股的“光環”,2016年下半年以來,亨達股份的成交量明顯放大,上半年總成交量爲5118手,下半年總成交量達3.67萬手。大家都在積極貫徹巴菲特的投資理念,誰會去想買來的卻是雷?


根據證監會處罰公告顯示,截至2016年6月30日,亨達股份虛增銀行存款高達4.89億元。而2016年半年報顯示,公司賬上的貨幣資金爲4.93億元,也就是說,99.9%的銀行存款都是虛構的。亨達股份還通過少披露短期借款的方式增加淨資産。2016年上半年借款余額少披露3.26億元。如果全部還原,亨達股份實際淨資産可能只有8600萬元……並且,過去幾年,亨達股份都是這樣操作的。如今,因爲造假——董監高及實際控制人都被處以罰款,並且實際控制人之一的單存禮被采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亨達股份位于山東青島,是一家經營超過30年的家族企業。公司主要從事兩大業務,一是替部分國外鞋業公司代工生産産品,二是生産銷售自己設計的中老年皮鞋。其在2008年營收就達到3.03億元,淨利潤6900萬元,早在2011年亨達股份就申請IPO被發審委否決,壯志未酬。之後,受經濟周期和電商沖擊,皮鞋生産企業和整個行業的發展情況基本相同,處于下滑趨勢。亨達股份也是如此,盈利能力逐漸下滑。2013年~2015年,淨利潤都在5000萬元左右,較之前下滑明顯。


但這樣的業績在新三板,依然是“優等生”,加上當時新三板市場火熱,2015年1月挂牌新三板的亨達股份受到投資者追捧。2015年8月公司做市後,二級市場成交活躍,2016年9月公司的股東人數已超200人。而早在2014年,亨達股份就開始虛增公司的營收、資産情況;2016年年底,亨達股份涉及勞資糾紛、破産傳聞,深陷輿論漩渦,同年12月30日,主辦券商新時代證券特地去現場調查,卻被亨達股份拒絕。或許當時的亨達股份,早已想到了後路——摘牌。2017年1月6日,亨達股份發布公告,計劃終止挂牌。


公司出了事要走,投資人慌了。畢竟挂牌的那兩年,亨達股份的股價不斷的L型下挫,從最高峰10元跌到1.71元,買入的投資人基本全被悶殺。因此,中小股東群情激憤,拒絕同意公司低價回購及其摘牌事項。摘牌不成,亨達股份開啓了“破罐子破摔”模式。除例行公事的停牌進展公告及被證監會處罰的公告外,未披露任何公司現狀的信息,至今已連續兩年都沒有披露半年報、年報等公告。換做正常的公司,公司早被強制摘牌了。


2017年1月12日,股轉公司對亨達股份摘牌事件出具問詢函,要求公司說明爲什麽摘牌?有沒有拖欠工資?考慮好怎麽安排異議股東了嗎?雖然6天後亨達股份給出了“合理”解釋,但至今,亨達股份摘牌一直沒有下文。“一種情況是涉嫌違法違規,證監會、證監局要進行處罰的,這種要等處罰完股轉跟進處理後,才能摘牌;另一種是風險較大的,比如股東人數很多,股轉會要求在充分保護投資者的情況下才能摘牌。”某接近監管的人士表示。早在2017年8月16日,亨達股份便被證監會立案調查,也就是說,亨達股份兩者都占了,公司想輕易一走了之,那是不可能的。如今造假東窗事發,證監會的調查有了結果、處罰落定,摘牌事項尚待處理的亨達股份又將何去何從呢?——《讀懂新三板》


天宏股份申請退市


10個訴訟官司,公司4個銀行賬號被凍結,新三板挂牌公司天宏股份實際控制人、控股股東劉會同持有的3340萬股份被司法凍結,占公司總股本比例50%。沒有退路的天宏股份申請退市。

天宏股份.jpg

天宏股份


2018年以來,天宏股份的股票已停牌兩次。2018年1月9日,天宏股份披露《停牌公告》稱,公司因與業務合作方晉江市某體育用品有限公司商談醫療保健鞋合作事項,有可能涉及公司重大業務合作,且該等事項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爲了保護投資者利益,防止信息無法保密對公司股價造成波動,而向股轉公司申請于2018年1月10日開市起停牌,預計最晚于2018年4月9日恢複轉讓。然而,恢複轉讓日不到一周再次停牌。公司4月18日公告稱,在國家建設雄安新區的大背景下,爲了配合自身經營發展需要以及戰略發展規劃調整的需要,公司決定向股轉系統申請公司股票終止挂牌。與此同時,因籌備終止挂牌事項未能聘請審計機構進行年報審計工作從而導致天宏股份無法在4月27日前按時披露年報。根據相關規定,如果公司于2018年6月29日前仍無法披露年報,將被強制終止挂牌。


兩次停牌理由看似合情合理,但自從第二次停牌以來,天宏股份的負面消息層出不窮,遠沒有公司公告所給出的理由好看。主辦券商表示,天宏股份及其實際控制人涉及多項訴訟、公司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資金流受到嚴重影響,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公告顯示,天宏股份的8個銀行賬號中,有4個被凍結,3個正常使用,凍結余額共計948.16元。未披露的8起訴訟案件主要涉及借貸糾紛、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以及加盟費糾紛。


此外,主辦券商通過查詢《證券質押及司法凍結明細表》後發現,天宏股份實際控制人、控股股東劉會同持有的3340萬股份于2018年3月16日已經被司法凍結。據了解,劉會同所持有的3340萬股份占公司總股本50%,凍結期限爲2018年3月16日至2021年3月15日。2018年1月至4月,天宏股份多名高管先後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劉會同存在700萬到期未清償債務,董事劉靜麗、王歡、劉敬學分別存在500萬、700萬、700萬到期未清償債務。2018年4月18日天宏股份申請終止挂牌。 ——《挖貝網》

【返回】

About leather365.com - 關于中國皮革和制鞋網 - 聯系方法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中國皮革和制鞋網©1997-2018京ICP備05073456號 公安備案:110105005870

技術支持:快幫雲